第十五章 谢谢你,旺好哥

3318 字
2018.10.17

“嗯,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就在院子打口水井,用起来方便。”

窦旺好想着,既然林春暖这么说,肯定是她觉得自己家用水不方便,那自己就要想办法解决这个方便,让林春暖省些力气。

窦旺好可没想过,为什么他的家,他要想着林春暖方不方便,在他的心里,只要是林春暖想要的,他就要想办法为她轮到,在窦旺好并不算长的这段人生里,林春暖以着十分强势的姿态,从容地走进了他的生命,再也没办法剖离,只是两人在此时还没有察觉到罢了。

“接下来就要洗薄荷梗了,旺好哥,你正好担水回来,先留一桶在这里,咱们把这盆脏了的水倒出去,换些清水。”

林春暖指挥得很自然,窦旺好立刻担着水桶颠颠地过来,听话地把水桶放下。

“来,咱俩抬水。”

窦旺好就马上又跟着春暖抬着大水盆,把水抬到院子外面倒掉了,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活儿干得多顺溜。”

林春暖就这么张口胡说,她自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窦旺好却是被弄红了一张脸,还男女搭配,这是个小姑娘该说的话么,但看到林春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窦旺好还真就不好把这话拎出来提醒她。

“你怎么了,旺好哥?”

跟窦旺好把水桶里的水重新倒进大木盆里,这才发现窦旺好的脸色,都快变成大红布了。

“没事,没事,可能是刚刚担水累的。”

他胡乱地找着借口,林春暖倒是没怎么在意,她是半点儿也没想到自己才是造成窦旺好脸红的真凶。

“你累了就进屋去歇歇吧,水一会儿再去挑也行的,现在也不急着用,我要抓紧时间洗薄荷梗了啊,没时间跟你说话了,一会儿还得拣柴回去呢,回去晚了,家里人又该啰嗦了。”

嘴里说着这些,林春暖手上也没闲着,把摘了叶子的薄荷梗也投进了大水盆里,认真地洗起来,洗得干干净净之后,就放到清水里泡着,要等到泡一段时间才能捞出来晾晒。

这段时间,林春暖就去翻薄荷叶了,把下面还有些潮湿的翻上来,好让太阳能晒到它们,在翻的时候,林春暖小心翼翼的,就怕把叶子翻烂了,今天太阳比较足,晒出来的薄荷叶子,应该能够很干爽。

其实把这些洗净、晒干的薄荷叶、薄荷梗拿出去,就可以直接卖钱的,这个时候的店家,一般自己就会炮制,但林春暖昨天提到了蜂蜜,就是因为她知道一种蜜制的薄荷,直接就可以药用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这个方法。

在林春暖的认知里,经过进一步加工的东西,价钱上也应该高出好多,所以她决定试一试,如果蜜制后的薄荷能多卖钱的话,那她就把薄荷都蜜制过了再卖,如果多卖不了多少的话,那她就直接卖晾晒好的薄荷,反而更省力呢。

林春暖把这边的薄荷叶翻了两遍,觉得薄荷梗也泡得差不多了,回头叫窦旺好把菜墩和菜刀搬出来,喊了两声没听到动静,林春暖进屋找了一圈,没见到人,很奇怪这人跑哪儿去了,她还以为窦旺好进屋歇着了呢。

既然没人帮忙,林春暖就只好自力更生了,把薄荷梗从水盆里捞出来,然后一点一点地抱进厨房,在菜墩上切成段,然后拿到另外预备好的一个竹匾里,把它们摊开晾晒,折腾了好几趟,才算是把这些薄荷梗切利索,晾晒好了。

“春暖——”

窦旺好跨进院子的时候,发现院子里没人,还以为林春暖已经走了呢,心里不由的一慌,赶紧大声地喊起来。

“在呢,在呢,不要叫的那么大声,我听得见。”

林春暖正在用刀把菜墩上的水渍刮干净,把菜墩和旁边的灶台都收拾干净了,林春暖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正看到窦旺好站在薄荷梗前看它们。

“怎么样,我处理得挺好吧?”

林春暖对于自己的处理手法还是很自豪的,窦旺好却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原来就是洗净晾晒呀,要是林春暖早说,这点儿活他就帮着做好了。

“挺好,挺好,以后这活就不用你亲自做了,我能干的。”

林春暖也知道窦旺好能做好这个,但她还是想亲自动手,现在不是上辈子,一切有妈妈帮自己料理,从今往后,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

“行,你以后上山的时候,就多采些薄荷回来,像我这么晾晒好,肯定能卖钱的,就是不知道咱们镇上的药铺,会不会收这么大的量,等到这次去卖的时候,你问一问,如果收得多,咱们再做。”

窦旺好赶紧点头,

“好的,我去镇上的时候,就好好的问一问,回来再跟你说。”

对于能不能卖钱,窦旺好其实很没底,他完全不明白,这种长得满山遍野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人花银钱买。

“旺好哥,你昨天弄到蜂蜜了吗?”

林春暖又想到了蜂蜜的事情,如果弄到了,那她下午就再过来一趟,把薄荷叶蜜制一部分,如果没弄到,那就算了。

“弄到了,弄到了。”

春暖交待过的事情,他当然会竭尽全力,

“我直接把那个蜂巢都搬了回来。”

林春暖惊得瞪大了眼睛,

“蜂巢你都给搬回来了,那有没有被蜜蜂蛰到?”

被林春暖这么一问,窦旺好下意识地就用手去捂脖子。

“我看看。”

林春暖几步就走到窦旺好的身边,把他的手给拽了下来,就看到脖子上肿了很大一个包。

“你有没什么不舒服的,恶心或者头晕什么的?”

林春暖知道有一种蜜蜂是有毒的,人被它蜇到的话,轻的就是头晕、恶心,还有什么的就记不清了,但严重的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林春暖担心了。

“只是蜜蜂蜇一下,没关系的。”

因为林春暖想要看清窦旺好脖子上的伤处,所以离得很近,窦旺好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

“你躲什么,让我好好看看。”

窦旺好的脸又红了,但人倒是老实了,僵在那里不敢乱动,林春暖仔细地看了又看,觉得包的四周没有什么颜色变化,应该是不严重吧?

“旺好,你好好感觉一下,真的没有什么恶心、头晕之类的症状?”

窦旺好摇了摇头,表示真没有,林春暖还是有点儿担心,突然一拍脑袋,

“对了,拿一片薄荷叶,把它捣成泥,然后敷在这个包上,应该能消炎的。”

“消炎?那是个什么东西?”

林春暖哪有功夫跟他解释这个,

“哎呀,你别管那么多,先把它捣烂了,敷上去再说。”

林春暖拿过两片叶子来,窦旺好接了一片,直接塞进嘴里,嚼烂了用手敷在脖子上,林春暖皱了下眉头,想要阻止他,但最后还是忍住了,现在人用点儿草药什么的,好像大多都是嚼烂了直接敷的,虽然林春暖觉得口腔里有细菌,这样不卫生,但入乡随俗,林春暖到底没有多话。

“怎么才能让它不掉下来呢?”

对于敷了薄荷的伤处,林春暖有些犯愁,再又没有胶布,就算是找块布按住草药,也不能让布固定在患处啊,被蜜蜂蜇的地方有点低,即使缠住脖子,也固定不到被蜇的地方,可真是愁人了。

“没事儿的,我用手按一会儿就行了,你不是着急回家去吧,这边就交给我了,我会把这些东西都晾晒好的。”

窦旺好歪着脖子跟林春暖说话。

林春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帮到他,

“那好吧,我真得回去了,你如果这个按不住,一会儿掉了的话,你就再换片叶子敷上去,直到它消肿了,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不用担心我。”

把林春暖送到大门外,在林春暖走出去的时候,窦旺好大喊了一声,

“你直接去上次我给你藏东西的树下,那里有捆好的柴,你直接背回家就行了。”

这一声,成功地阻止了林春暖迈出去的脚步,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然后笑了,对着窦旺好大声回了一句,

“谢谢你,旺好哥。”

窦旺好也开心,挥着手让她赶紧走,林春暖正要转身,又想起件事儿来,

“旺好哥,你能把蜂巢变成蜂蜜么,我可不会弄这个。”

她只是让窦旺好给她弄点蜂蜜回来,哪想到他这么实在,把人家老巢都给弄回来了。

“我都已经弄好了,就知道你不会弄的,对了,春暖,你能全用完么,不如给春娇和弟弟带回去点儿吧。”

窦旺好也挺惦记林春暖家里那两个小的呢,特别是搂过自己脖子的林春娇,柔柔软软的别提多可爱了,最主要的是她还不嫌弃自己。

“对噢,我应该给弟弟、妹妹带罢些。”

林春暖又走回来,发现窦旺好竟然弄了一大碗的蜂蜜,两人找不到装东西的容器,窦旺好就让她拿个碗装着。

别说窦旺好就那么可怜的两只碗,一只已经装了蜂蜜,另一只再拿走,他就没得用了,就说捧着个碗回家,还不得立刻让那位林奶奶给吵死呀,林春暖可不做这种赔本的事儿。

“你家里不是有油纸么,旺好哥,你就用油纸给我包一点儿就行了,不能往家里拿太多,会被人发现的,如果弟弟、妹妹们爱吃,我再过来取就行了。”

林春暖的信任,让窦旺好更加高兴起来,手脚麻利地用油纸帮林春暖包了一小包蜂蜜,包了仔仔细细的,就怕半路上洒没了。

“那我就走了,旺好哥,下午我再过来做剩下要做的,而且,怎么去卖薄荷,我也得好好教教你,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呢,下午我再来跟你商量吧,再见,旺好哥,下午见。”

林春暖这次是真的走了,她都走出去老远了,窦旺好还站在门边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情的情绪在起起伏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