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昔日恩仇今日还

3015 字
2015.09.15

坤德宫,慕容婉儿第三次砸了大殿!

自从叶听雨出现以后,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近乎暴走了,先是听说勾结了那个狐媚子,又传来皇后留她为清妃看胎,接着就连她派人去接管医学院都被否决了。

她才是一宫之后。

一个上午的时间,竟被叶听雨连续翻盘,这口恶气,她说什么也按捺不住了。

“娘娘啊,您可不要再砸下去了,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得了,您现在可是有了身孕的人啊。”李嬷嬷在一旁担忧的跳起了脚。

慕容婉儿摸着小腹,目光阴冷,怒气涛涛:“本宫若不能杀了那个贱人,只怕他日我腹中骨肉能不能顺利活下来都是问题。”

“娘娘您说的哪里话,她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您动手啊。”李嬷嬷脸上神色一板,似乎叶听雨就是个阿三阿四的人物。

“哼,”慕容婉儿冷哼一声,“李缘起若是对我心有愧疚,又怎会置我于深宫,他更不是什么好东西!藏头藏尾不敢认账,敢给皇上戴绿帽子,出了事情不敢出头,简直就是缩头乌龟。”

“诶哟,我的祖宗,您可别骂了,那太子是有苦衷的,您应该理解啊。”李嬷嬷又跳又劝,一身老骨头来回蹦跶着。

慕容婉儿一把拉过墙角人高的花瓶,猛地往地上一砸,就碎成了万万片,瓷器茬子铺了一地,可是把李嬷嬷给吓坏了。

“皇上又不是傻子!如今不杀我,只是不想我死的太难看,落了他的面子,如今那个小贱人来了,又懂医术又能解毒,他还不巴巴的赶过去让她来杀了我吗?”慕容婉儿骂道。

李嬷嬷这回不跳了,差不多大殿里能砸的都已经被砸完了,就算剩下几个漏网的,也不那么重要了,最要紧的是她家主子都说的是实情。

皇上的杀心,越来越重,而太子又毫无动静,只怕是……

“娘娘,要不我们逃吧?”良久,李嬷嬷嘴里蹦出了一句。

“逃?”慕容婉儿冷笑了起来:“傲世还有我慕容家的地位吗?我就是死也得死在皇宫里,否则……”

她没有说下去,但是身为她的嬷嬷,自然明白。

当初她背负傲世王朝的使命,潜伏来到大康,与李缘起邂逅,又制造机会被李易汶选入皇宫,成为皇宫,这其中的一切,为的就是给傲世争取情报。

她若逃了,只怕她的家族都会因此受到傲世的惩罚,只怕受连累的将是她慕容满门,这个险,她不敢冒。

吃完喝完,酒足饭饱,叶听雨满意的摸了摸肚子。

嗯,以后要少吃一些,虽然皇宫里的膳食比较可口,但是再吃下去,只怕要走不动了。

阳光熏得人昏昏欲睡,再加上刚刚吃饱了,叶听雨觉得眼皮子一个劲往下耷拉,就朝着李易汶提议告辞,出了宫门,一阵清风送爽,又精神了几分。

站在大理石桥上,左右望了望,正好瞧见了坤德宫的房檐。

皇后,我们好久不见啊。

明明才两天前才见过,但是叶听雨却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她已经忍不住要去找皇后发难了,虽然并没有直接证据,但是从叶绮雨频频出入坤德宫就不用再去多想什么了。

幕后指使之人,舍皇后其谁?

给她下如此阴狠的毒,那也别怪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午后暖阳,风向西南。

嘿嘿,皇后这次你可怨不得我了,要怪也只能怪你风水不好,偏偏天时地利人和你都齐齐占据了。

锦儿左右望了望,这会子皇宫里十分安静,就连宫人们也都找地方偷懒休息去了。

叶听雨笑的十分灿烂,或者有个字能够完美诠释她此时的笑容,坏。

没错,她笑的很坏。

夏季湿热,百花绽放,可是有的时候花粉过敏却是让人很头痛的。

尤其是坤德宫前方正好是御花园,为了赏花方便,一些高大的花树也沿着御花园种植,此时,若是从坤德宫朝外头往来,无论是哪个角度,都是花海绚烂,五彩斑斓,美不胜收。

叶听雨可顾不上美不美了,一头扎进了芍药丛,捡着刚冒头的花骨头就是一通采摘,用裙布包了,裹成了一个大团。

将那个布团拎出来,又从木槿树上爬上去摘了无数花苞,扔在了一起。

接着,又去摘了十来种花卉的花骨朵,锦儿看不懂,只好在一旁帮忙着,两个人都是躲在花树底下忙乎的,也不怕有人从高处看到她们。

最后,叶听雨指挥着锦儿开始在布包上用脚踩,把那些花骨朵全部踩碎成末子。

挺大的布团,最后捡去了花枝,就还有半个篮球那么大。

成了。

皇后,我来了。

拎着那个小包,一路朝着坤德宫过去,一边露出个小口子,花粉慢慢的洒在地上。

微风起,粉尘飞。

终于到了坤德宫门口,叶听雨手里的花粉也一下子倒干净了。

朝着门口望了望,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并没有进去,而是带着锦儿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小姐,那些花粉是做什么的?”锦儿问道。

叶听雨一脸迷茫,耸了耸肩,摆了摆手,什么花粉,她根本不知道好不好?这丫头真是越来越笨蛋了。

清秋苑里,清妃早就已经让人安排了住处。

既然叶听雨要为她护胎,那么必然还是住的进一些比较妥当。

叶听雨也没客气,直接在床上一趟,安稳的睡了过去。

一直到了天黑,才醒过来,就听见锦儿叽叽喳喳的在外头和小宫女们不知道再聊些什么,时不时的传来阵阵笑意。

刚想喊锦儿,才忽然记起自己的嗓子开不了口,苦笑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锦儿从外头听到了动静,连忙跑进了:“小姐,你醒了,奴婢伺候您洗漱吧,刚才清妃娘娘派人来了,说是等小姐醒来后就过去一起用晚膳。”

用晚膳?怕自己再去找皇上吃饭吗?叶听雨莞尔一笑。

“对了,小姐,刚才奴婢听宫女们说,皇后娘娘好像病了,把宫里的太医们都惊动了,现在全部跑了过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锦儿递上了面巾。

叶听雨不动声色擦着脸,心里却是暗笑,这只是刚开始。

欠她的,她会一点一点拿回来的。

着什么急啊。

来到了清秋苑的主殿,清妃早就等在那了,一见叶听雨来,立刻堆起笑容,也没有拿着架子,从罗汉床上坐了起来,忙道:“春困秋乏夏打盹,王妃这一觉倒是睡得香,别到了晚上安歇不了,又四处游晃去,宫里头牛鬼蛇神不少,有些兔崽子们着实的没眼力劲,竟然盯着王妃乱瞧,本宫已经替王妃罚了。”

叶听雨连忙颌首,点点头。

看来她中午在坤德宫的一阵忙碌,还是让人瞧见了,不过清妃这么说,应该是将那些人料理了。

有清妃这么个靠山,看来也不错,至少关键时刻有人给兜着。

清妃继续道:“皇后当真是身子虚弱,酷暑难消又染上了花粉过敏,不知道是天意还是怎的,竟然又被一群蜜蜂给蛰了,听说脸上都已经肿了……”

叶听雨只是淡淡的笑着,对于自己的杰作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过如果皇后娘娘知道自己有眼无珠,会不会改而来巴结妹妹呢?”清妃再次开口,却是将称呼从王妃换成了妹妹。

她们是妯娌,又是君臣,称呼王妃是客气,但是喊妹妹就代表了在清妃心里,已经决定把叶听雨归为自己的人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昔日一茶之恩,今后当徐徐报之。”叶听雨在纸上写道。

清妃笑了。

她就喜欢叶听雨这种睚眦必报且不死不休的劲头。

“有本宫在,皇后不敢拿你如何,在这宫中,任何人也不敢与你作对,本宫不许。”

“谢娘娘。”叶听雨执笔写道。

坤德宫里的惨呼声似乎在皇宫的各个角落开始回荡,太医们已经开了最好的药膏,只是一时半会也不能马上治愈。

慕容婉儿一边打着喷嚏忍受着花粉的刺激,一边扶着肚子,脸上被马蜂蛰过的地方随着她每一次打喷嚏都会狠狠的揪着痛一阵。

那感觉,酸爽的难以想象。

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永远不会明了那痛感十足的感受。

叶听雨才懒得管慕容婉儿是疼还是哭,她要保住自己的产业,又要回报那些伤害她的人,作为条件,她要在宫中为清妃护胎。

在别人看来,这事很麻烦,不过对叶听雨来说,却是小事一桩。

只要不是有人在暗处陷害,基本上她能保证清妃到顺利生产那一天都没有问题。

可偏偏事与愿违,第二天的时候,皇后就派了人责问清妃为何不去坤德宫请安!

后宫嫔妃,给太后,皇后请安一事,可大可小,加上清妃如今身怀龙裔,就算不去请安又如何?谁也不会这个时候发难。

偏偏皇后就是派人来训斥了。

清妃脸色不好,看着来人,强忍着怒气让宫女给拿了两锭银子才送了出去。

“请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