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夜探驿站寻夫君

3037 字
2015.09.15

茶香悠悠。

叶听雨坐在一旁的软垫上,素手搭在了清荷公主的皓腕上,对于病情,她早已经是胸有成竹,如今不过是故作姿态,为的也是装腔作势,趁机问道:“不知清荷公主是否已经婚嫁?”

初来乍到,叶听雨发现自己对青楚了解的太少了,所以打算借着清荷公主的口里套点有用的东西出来。

“公子你是看病是还是看相的?”清荷公主翻了一个白眼,对于叶听雨的无礼,却是含嗔带俏的白了一眼,如今双十年华的她,却还待字闺中,不得不说是因为眼光高。

前几日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只是那人太过倔强,说什么也不肯同意,想她堂堂的一国公主,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段有身段,无论哪方面都不会辱没了那人,却没有想到会被拒婚!

想到这事,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拆了那人的骨头泄气。

如今被叶听雨问起,自然没有几分好脸色,不过顾念自己身体的顽疾若是有的医,还是要仰仗眼前人,才低了语势道:“若有人做了这公主府的驸马,你不早就被拿去堆花肥了。”

叶听雨讪讪一笑:“那是那是,公主才貌双绝,自然要好好遴选,如今青年俊彦哪个不想着祖坟冒青烟,娶公主为妻啊。”

原本百姓们担心她的一句话,却被叶听雨拿到了这里来用,只是清荷公主并不知情由,若是知道了依着那暴脾气只怕是要发怒了。

“也包括你吗?”清荷翻了翻白眼,不耐烦的问道,这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其实叶听雨也不懂如何和女孩子搭讪,只好捡着最为平常的问题来问,根本没有想到却说到了清荷最不想说的话题上。

收回了手,将丝绢卷起塞入袖口,开口道:“湿热下注导致公主的痤疮又严重了些,公主乃千金之体,这打猎骑射的事情能减少还是减少吧,剧烈的摩擦是会让皮肤受到伤害的。”

“不行。”清荷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要让本宫不去骑射,岂不是要闷死本宫!”

原来是怕无聊。

叶听雨点了点头,只要有弱点的话,那么她就有办法攻克,连忙抱手道:“公主所担心的并不是问题,小生有个办法可以解决。”

此话一出,清荷抬眸望了过来,叶听雨穿着一身白色的袍子,做秀才打扮,虽然有几分清瘦,可是皮肤白嫩,唇红齿白,五官端正,比不上那人的阳刚,却也十分俊朗。

若是招了此人,也未必不可。

“你且说来看看。”清荷的心念只是一闪而过。

“公主想要热闹,除了骑射并非没有其他的,与其每次都亲自下场,不如公主举办个骑射比赛,设置丰厚的奖金以及礼物,这样一来所有参加骑射的人都会记住公主的恩典,公主又可以欣赏了人们骑射,又能赚取声望,何乐而不为呢?”

“妙啊。妙啊。”清荷连忙拍手道:“我玩了好几年的骑射,从来都是单打独斗,还是第一次听说比赛的,你这个法子好,想必到时候一定会迎来很多的宝物愿意去参加的。”

“公主英明。”叶听雨连忙拍了一记马匹。

清荷摆摆手:“这个主意既然是你想的那么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那这样好了,你留在府上,比赛的事情本宫交给你全权负责。”

“啊?”叶听雨傻了眼,糟糕,她只想着速战速决,眼看天色就快黑了,她已经约了柳眠风去夜探驿站了,这下可坏了。

清荷耷拉下脸,不悦道:“怎么?你难道不愿意吗?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

“公主误会了,小生只是有些震惊了,能够得到公主的器重,实乃小生的福气,只是小生在客栈还有一位朋友,他并不知道小生来此,恐怕会担心,容小生先离去,等和朋友汇合后再来为公主效力。”叶听雨连忙解释。

“男的女的?”清荷一挑眉,十指纤纤,捏着手里一只茶碗,目光如审阅,只是一念之间。

“男的男的。”叶听雨连忙回答,却无端的感觉到了一股醋的味道,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看来公主对自己是有了好感了。

有好感就够了,千万不要玩太大了。

那个女驸马就是玩的太大了,所以才会被推出去砍头的。

“好,那你明日一定要回来。”清荷最终点了点头,叶听雨连忙答应了下来,兴奋的离开了公主府,在她走后,清荷身后立刻就站了两个黑衣人,拜倒在地上。

“去看着他。”清荷摆摆手,二人离去。

她的顽疾已经多年了。很多郎中都说没有办法,如今叶听雨的话对她来说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即便如此,她还是忍不住想要相信一次。

回到了客栈里,叶听雨刚要上楼,就发现了坐在大厅里喝闷酒的柳眠风,连忙讪讪的堆起笑脸,走了过去。

“回来了?”柳眠风语气淡然,叶听雨重重的点了点头。

面对沉默的柳眠风,他也知道自己是做错了,毕竟不告而别,又去了公主府,这样的事情如果没有柳眠风,她就是被人砍死也没有办法。

“吃点东西吧,晚上我们行动。”

“好。”

没有多余的废话,足以证明柳眠风心情不爽,叶听雨也就识时务的不再多言。

天色渐渐黑沉,外面的天空像是一块黑布将整个京都城全部罩了起来,今天晚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纯粹的黑夜除非习武之人能够夜视,否则什么也看不到。

叶听雨的三脚猫功夫根本没有练到家,只是一个纯粹的打酱油的。

翻山越岭,飞檐走壁,这样灵巧的活都是柳眠风一个人再搞,越过砖墙的时候,都是柳眠风带着叶听雨的身子飞过去的。

驿站到了。

二人掩藏在黑色的夜空里。

里面的人也都歇息了,只有偶尔的几间屋子还亮着灯。

“我们怎么办?”叶听雨开口问道,不知不觉间,柳眠风已经成为了她的头号打手加小厮加守护神。

柳眠风伸手朝着东边指了指,留给叶听雨的只是一个清冷的背影。

今天下午的时候他已经打听好了,现在不过是来实践的。

从墙上跳了进去,柳眠风在前头,叶听雨紧紧跟在后头,避开巡逻的侍卫,朝着驿馆深处走去,他们一边走一边看,没有捷径,只能够通过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地毯式搜寻。

只是已经找了一半,却还没有看到过清楚过的侍卫在里……

“柳大哥,缘起他会不会……”一次一次的找不到,快要让叶听雨哭了,如今天色也快要亮了,没有想到驿站的屋宇竟然这么多。

柳眠风摇摇头:“普天之下没有人能够伤的了他,你不要乱想。”

“嗯。”有了柳眠风的话,叶听雨觉得踏实不少,又低下头继续寻找起来。

一直到公鸡啼叫,也没有找到,他们不得不敢赶紧离开。

回到了客栈以后,却发现客栈灯火通明,无数的侍卫手里拿着火把,将客栈重重包围了起来,众人中间端坐着一个女子。

雍容华贵,贵不可言。

清荷公主?叶听雨惊呼一声,她怎么来这了,难道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不可能!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离开。”柳眠风第一时间就要带叶听雨走,却发现那只手腕竟然挥离了他的掌心,不禁愠怒:“你要干嘛?”

叶听雨朝着清荷走去,听到这话,回头幽幽一笑:“柳大哥,相信我,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喂,不要去,大不了我们再去探一次驿站,你不要去冒险。”柳眠风不认识清荷,但是却给了他一种说不出的危险感。

“我会没事的。”叶听雨回之一笑,大踏着步便来到了清荷公主的面前,嘻嘻一笑,作揖道:“公主大驾光临,小生有失远迎,罪该万死。”

那模样,活脱脱一个玩跨酷少。

啪!

清荷抬手,一巴掌朝着叶听雨的脸蛋就抽了过去,下一刻却被人抓住了手腕,柳眠风怒目而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叶听雨的身边。

咔咔咔!周围的侍卫齐刷刷的将矛头对向了柳眠风,只要清荷一声令下,柳眠风就是钢铁打造的,也会被这刀枪杵成筛子。

清荷一抬手,示意众人不可轻举妄动,伸出手在叶听雨的脸颊上来回抚摸:“本宫可有对不起你?”

“没有。”叶听雨摇摇头,心里就是有也不方便说啊。

“那你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你置我于何地啊。”清荷一跺脚,掩面哭泣起来。

那种地方?叶听雨不明所以,扭头看向柳眠风,他们没有去什么不该去的地方吧……

“公主,你别哭啊,我们有话好好说啊。”叶听雨连忙开口劝慰,不劝还好,一劝哭的更凶了,清荷掏出手绢不断的擦着脸上的泪水,却越擦越多。

叶听雨朝着柳眠风投去一个求救的目光,后者直接当做了没有看到,这让叶听雨十分的郁闷。

若论哄女人,谁是柳眠风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