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情景再现

3098 字
2015.09.15

门外打闹声越来越近,刀剑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夹带着呵斥声。

驿站里的侍卫们纷纷抵挡,可是眼前这一群黑衣人就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而且各个武艺高强,很快胜负便有了分晓。

侍卫们很快就呈现了颓势,被黑衣人逼得步步后退,不断有人倒下,血流满地。

叶听雨藏在柱子后面,从窗户缝隙里不断看着外面的情况,心里却算计起来,这些黑衣人下手狠毒,招招致人死地,而那些侍卫的脸上却都流露出十分吃惊的样子。

似乎的不相信自己会被对方杀死……

屋檐下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十名武士,他们穿的是黑色劲服,和黑衣人的夜行衣是不同的。每人手里都抱着一把弯刀,似在观战,又似在防备。

他们应该是李缘起留下来保护自己的暗卫吧。

想及此,即便天大的怒气,叶听雨都觉得散去了大半,她一直知道李缘起身边有十暗卫,可是从来不见暗卫现身,如今李缘起挂念她的安慰,竟然将这十人留了下来,如何能不感动?

顿时有点担心起李缘起的安危来了,希望皇后不会刁难他。

很快,黑衣人就将侍卫们杀的干干净净,一转刀头,对准了十暗卫,驿站外头再也没有人敢冲进来。

十暗卫,黑衣黑裤黑靴。

面如死水,没有半点表情。

刀剑起,鲜血飞,黑衣人和十暗卫战在了一处。

李缘起训练的十暗卫,各个武功高强,以一敌十,如今却和这些黑衣刺客厮打在了一处,甚至难分高下。

打斗不断僵持,黑衣人以多欺少,渐渐逼近房门,叶听雨看着刀剑横飞的场景,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第一次感觉离死亡如此的近。

可是越危险,她越是冷静了下来,如果猜得没错的话,这些人也只有皇后那样的根脚才派的出来,能和李缘起的暗卫打成平手,不论是不是仗着人多。

但是普天之下有这等本事的,除了皇后不会有别人。

看来那日打公主很过瘾,今日的报应也很酸爽啊。

十暗卫已经有人受了伤,叶听雨看的着急,不忍心让他们为自己平添伤害,看了看桌上的盘子,朝着地上一摔,喊了句:“十暗卫,老地方去等我。”

屋子里噼里啪啦一通响,黑衣人意识到要杀的人可能就要逃了,急忙跃上房顶,脚下用力,直接从房顶上踩了下去。

叶听雨躲在床后头,见黑衣人冲了进来,有人在床上一通乱砍,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后窗大开,急忙追了出去。

他们前脚一走,叶听雨赶紧从床后面跑了出来。

十暗卫还不明所以的愣在原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王妃说的老地方是哪里?也正因此,被黑衣人趁机破开防守,冲入了屋内,正要冲进去阻拦,就见王妃平安无事的出来了,不禁大喜。

“王妃,你没事就好。”一人高兴的说。

叶听雨摆摆手:“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上当了,事不宜迟,我们马上离开此地。”

十人什么也没有问,而是跟在叶听雨的身后,却时刻注意着周围,他们是暗卫,只负责保护王妃的安全,至于要去哪里,他们绝对不会多嘴过问。

不过眼下,皇后派人来行刺,那么叶听雨唯一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一个地方了。

去公主府之前,叶听雨顺道回了一次洛宅,将柳眠风抓了出来,她一直知道这个家伙兜兜转转都不会离自己太远,果然,竟然在洛宅隔壁的院子里。

叶听雨没管那么多,拉着柳眠风,带着十暗卫,堂而皇之的杀进了公主府。

清荷公主做梦也没有想到本该是被刺客乱刀砍死的叶听雨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府邸里,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你,你,你竟然没……”

“没死是吧,”叶听雨将话接了过去,朝十暗卫一点头,十人顿时分散开来,将清荷公主包围在了中间,如同待宰羔羊。

至于公主府里的护卫,有本事的已经被派去行刺了,剩下的那些在十暗卫手里走不到一招就被打趴在地上了。

叶听雨居高临下,手里拿着李缘起留给她的匕首,一步步靠近。

“我是公主,你若是伤了我,青楚和大康就结不成盟了。”清荷公主试图震惊,“我奉劝你,最好不要乱来。”

“嗯,还有呢。”叶听雨点点头,好整以暇的问道。

清荷公主脸色一变:“你到底想怎么样?”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完,从袖子里掏出一颗药丸,直接塞到了清荷的嘴巴里,笑道:“别担心,这个药丸不会让你死去的。”

只是吓吓你,果然清荷眸子含泪,不敢乱言,低头瞥了一眼地上被打晕的小兮,心头无限委屈。

柳眠风一直在人群里,不过这次他没有戴面具,所以是自己的本来面目,清荷公主只是瞥了一眼,就也没多看,在她心里,他和叶听雨是一样讨厌的。

不过柳眠风的视线也确实是在叶听雨身上的。

“把嘴张开?”叶听雨走到柳眠风身前。

“干什么?”

“把嘴张开。”叶听雨重复,柳眠风有些浑身发毛,掉头要走,却被十暗卫拦住去路,只得回身,笑了起来:“雨儿,你要做什么呢?我没病身体好好的,我也没有得罪你吧,你看你欺负那个女人不就挺好的吗?”

叶听雨嘿嘿一笑:“是挺好的,不过还差点什么?”

“差……啊,喂,你给我吃了什么?”柳眠风刚一张嘴,叶听雨趁机把一颗药丸塞了进去。

清荷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一直喜欢她,如今也被她害了吧,简直是活该。”

“嗯,是活该。”叶听雨替柳眠风回答了一句,朝十暗卫一挥手:“把他们两个关进屋子里,一个也不许放跑。”

柳眠风运功提气,却发现体内的真气丝毫不受自己控制,心神一慌:“你给我吃了什么?”

“那晚的事情,再做一次。”说完,取出一个面具塞到了柳眠风的怀里,两个暗卫搀着柳眠风到了屋子里,清荷公主也被扔到了床上。

面具……正是他冒充李缘起的那张。

“雨儿,不要。”柳眠风慌了,想要起身,却发现动弹不得,整个人仿佛被控制了一般,目光不经意扫到了床上的清荷公主,眸子里散发出一阵火热。

与他不同,清荷公主满脸羞愤,她早就知道那天的人不是李缘起了,但是她是堂堂的公主,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现实?

既然名节已坏,她必须要嫁给李缘起,只有如此,她才能挽回颜面,可是如今……

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雨儿,不要这样。”柳眠风满头大汗,强行运功抵抗药效,却发现一点用都没有,只好哀求,他放荡不羁恣意风*流没错。

可他不想在她的面前……

药力发作,柳眠风再也支撑不住,眼眸泛红,看着床上的清荷公主,扑了过去。

“王妃,我们?”暗卫忍不住问道。

叶听雨微微一愣,她对清荷是过分了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她此刻已经不想那么多,公主府里的下人们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尽可能的找掩藏物来躲藏。

“你们都出来,我不会杀你们的。”叶听雨说完,带着十暗卫飘然而去。

屋子里渐渐传出羞人的声音,小兮悠悠转醒,刚才她被直接打晕了过去,醒来以后立刻开门去找公主,却发现清荷公主竟然在与一个男人……

“滚!”清荷公主羞怒不已。

小兮立刻关好房门,退了出去,吩咐人将公主府重新打乱。

叶听雨并没有回洛宅,也没有回驿站,那些追赶她的刺客如今肯定是满城的在找她的下落,街上的士兵越来越多。

眼看天色就要亮了,好几次差点走露了行踪,要不是十暗卫小心谨慎,不断的带她躲避,只怕就会被人抓住。

看来皇后是铁了心要杀她了,只是李缘起如今怎么样?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想办法打破局势了,皇后权势滔天,能够与之叫板多年的也就只有那位贵妃娘娘了,在宫外贵妃家族也是极有权势的。

想来想去,叶听雨决定前去投奔楚灵的亲舅舅,蓝叶大将军。

蓝府,大门紧闭,两只灯笼高挂,两尊威严的雄狮镇守。

叶听雨指了指墙头,十暗卫心领神会,带着她运起轻功,落在了蓝府院内。

他们刚一出现,周围顿时出现了一群侍卫,将其保住。

“大胆贼人,竟然敢擅闯蓝府,将他们统统拿下。”一人高喝,侍卫们纷纷举起刀枪,杀将过来。

叶听雨不是来打架的,急忙大喊:“慢着,快叫蓝叶出来!我是二皇子的朋友!”

侍卫们面面相觑,兵器停在空中,护卫总管皱眉,不敢胡乱动手,若真是二皇子的朋友投到了自己舅家的府上,乃是情有可原的事。

一时间,他也不好随便决断,只得说:“在此等候片刻。”

蓝叶正睡着,忽然被人叫起:“什么朋友?楚灵小子的朋友来蓝府做什么?”

“老爷,他们杀气腾腾的,好像刚和人打斗完,小的不敢擅自做主,只得请老爷示下。”护卫总管在窗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