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2990 字
2015.09.15

有了太后的点头,叶听雨心中开办医学馆的事情总算有了起步,只是那个康都学院是个什么样的所在呢?

天刚亮,她就已经开始洗漱起来,吃过早餐,带了风琴和钟曲两个人直奔学院而去。

太后体内的毒已经解了,又有那么多太医,便用不着她时刻在身旁了。

大康王朝建国两百余年,以仁孝治天下,奉行儒道。在京城以及各州县镇都设有学院,供学子们求学。

康都学院坐落在京城的西边,住在这边的人非富即贵,能够在康都学院元求学的学子们不仅有着显赫的身家,还有聪慧的天资。

这里不仅是一座学院,还是大康的未来。

站在巍峨的学院门口,叶听雨有种掉头就走的冲动,但是她不能走,如果她这样走了,就意味着放弃,就意味着她的医学院宣告破产。

皇后的手腕,果然不同寻常啊。

这里的学子们一个个生来就是含着金汤勺的,指望他们学医?

刚迈进了学院的大门,叶听雨的心就凉了大半截,如今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肃王妃这个身份,倒是很好用,钟曲在前头报了名号,立刻就有院长出来迎接了。

“卑职苏有生参见王妃。”青白广袖褙子,灰色深衣,足上蹬了一双厚底靴子,低着头,双手交叠行礼。

叶听雨初来乍到,不知这人身份,钟曲却是知道的,忙低声道:“主子,这是院长。”

一听这男子身份,叶听雨眉开眼笑,连忙热络起来,“院长大人不必多礼,想必我来这里的意思你也知道了吧。”

苏有生苦着一张脸强颜欢笑,点点头,昨天的时候就有圣旨来了,只是说从今以后肃王妃会在学院教习医术,别的倒也没说,他虽然顶着学院院长的名头,但是这里的哪一个人都不是善与之辈,他更多的则是给这些人跑腿。

如今来了一个更厉害的角色,也唯有听之任之了。

这两个人一个想搞好关系,方便自己教学,一个想只要不得罪王妃,做什么都行,倒是交洽的很和谐。

“既然这样,麻烦院长给我安排一处课堂吧,至于学员……”叶听雨皱着柳眉,有些为难了。

苏有生也是个人精,自然知道叶听雨烦恼什么,心说这些大少爷们可对医术不感兴趣啊,千万不要因此招惹了众怒,眼珠溜溜一转,连忙说道:“王妃,卑职觉得教以类分,所教之人亦是应如此,王妃新掌学科,首先应该是择取学子。”

“没错,”叶听雨点点头,“只是苏院你看,这些少爷们能有几人愿意学医?”

苏有生一愣,他本来是想让王妃知难而退,却没有想到皮球被踢到了自己脚下,苦笑道:“王妃,这可难住卑职了,往日里学院所教的都是孔孟儒学,六艺骑射,琴棋经纶,这医学还是头一遭,恕卑职不知。”

叶听雨道:“好吧,既如此,那就先安排课堂吧,至于学子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是。”听了这话,苏有生大喜,只是安排个场地对他来说还不是小意思,只要不让他去请那帮少爷们来学医就成,不过看样子这肃王妃也知道布学难啊。

学院占地极广,在这里求学的学子们每人都拥有单独的宿舍居住,叶听雨贵为王妃,以后又是教习的先生,苏有生特意安排了一处小院子作为居住休息的地方。

虽然叶听雨不会在这里住,但是平素休息也确实需要个宽敞的地方。

“主子,是不是和王爷说派一些人来保护主子的安妃?”钟曲皱了皱眉,这小院子够宽敞,环境也不错,但是王妃身份尊贵,怎么可以没有护卫?

叶听雨摆摆手:“不用,我是来教学的,不是来享福的,再说这里是大康学院,你还担心有什么危险不成?”

钟曲默。

正说着话,苏有生便颠颠的跑了来,一边跑一边擦汗:“王妃,不好啦,不好啦,快点躲一躲啊。”

“躲什么躲?”叶听雨皱眉,她来教学而已,难不成犯了众怒?

“王妃快跑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关门,诶哟,谁砸我。”苏有生一边跑,一边朝着院子门口两个守门的人大喊,身后不知道谁丢了一只鞋子过来,砸到了他身上。

苏有生的身后跟着一众学子,手里拿着书本,毛笔,五花八门,眼看着院子的门要关上,这些人也顾不上了,抄起手里的东西就丢了过来,也不知道是谁竟然脱下了靴子。

钟曲见势不好,招呼风琴护着叶听雨往屋子里去,他则一跃到了门前,扛起门墩后面的横木就将门挡上了。

被关在外面的学子们,纷纷将手里的东西隔着墙扔进了院子。

进了屋子,苏有生一个劲跺脚:“王妃,不好了,这帮学子们说什么也不接受啊,说王妃您来教学实在是,实在是……”

叶听雨见苏有生说不出来的样子,心里也明白定然不是什么好话,只是有些纳闷,自己这刚来学院,怎么就招来了这么多人的反对呢?

要是真反对,干脆堵在门口,不让自己进来不是更好?这都已经进来了才反对,究竟是所为何?

“王妃?”苏有生许久没听到回话,歪着头问道。

“哦,没什么,苏院,只是这学子们是因何而闹?竟然如此目无尊长以下犯上。”叶听雨问道。

苏有生心道: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好好地在王府里做你的王妃享受荣华富贵不就得了,跑到这里搀和什么?不知道这大康的学院看着是一座学堂,实际上就是个小朝廷,水深的淹死人吗?

“他们说从来没有女先生授课,有违祖制……”

叶听雨一怔,没有想到竟然是为了这个,学子们心高气傲,自然是对女先生有所难以接受,好在她有备用方案,微微一笑:“苏院不必担心,这事我会处理。”

说吧,便推门出去,吩咐钟曲将门打开,把人都放进来。

“主子,万一……”钟曲有些担心。

叶听雨却是摆摆手。

钟曲无奈,只得将横木取了,把门打开,外面的学子们顿时乌泱泱的跑了进来,人人手里抱着一只靴筒,衣衫凌乱。

“你们就是我大康最为优秀的学子吗?”叶听雨浅笑如画,静立在石阶上。

这帮学子们平素里也都是一个个的二世祖,其中不少都已经开过荤了,即便演化楚地没有去过,家里的小丫鬟也都上下其手过了,对于美女更是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是在见到叶听雨的时候,还是齐刷刷的愣住了。

眼前的女人可不是一个平凡的女人,而是高高在上的肃王妃,关于叶家二小姐的名声略有耳闻,但是冷血霸道的肃王爷却是名声响震天下。

百姓家里管教孩子,都会说上一句,再哭闹就把你送给肃王爷去!

可见肃王爷之威名远播。

今日是第一天来学院,叶听雨也算用心打扮了一番,没有太过张扬,却也是清秀雅致,一袭白衣,一根青白玉簪,长发铺在后背,远远瞧着,似那飞天仙子落在了人间。

一众学子们愣在了原地。

“苏院,这就是你们学院的学子吗?我大康之未来?”叶听雨冷笑着回身,朝苏院撇了一眼。

苏有生暗暗叫苦,你是王妃怎么说都行,这种话我哪里敢啊。

“王妃恕罪,学子们年轻气盛,率性而为,唐突了,是卑职的失职。”

叶听雨摆摆手,暗骂了一句老狐狸,这样说岂不是她挑刺:“苏院不必告罪,我对康都学院仰慕已久,今日来此已然是荣幸,只是没有想到这欢迎仪式如此别开生面,倒真让人吃惊啊。”

苏院红着脸讪讪一笑,却不敢再接话,就算他嘴皮子溜,要是屡屡博了王妃的台阶,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底下那一种学子们,也缓过了神,朝着叶听雨作揖行礼:“参见王妃。”

“不必多礼,都起来吧。”叶听雨道,目光在这些人里扫着,打量着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郎,心机城府还不深,只是大致一看,就看了个七七八八。

赵思成是兵部尚书的儿子,与肃王爷在朝堂上可谓是一派的,站了出来:“昨日听闻圣旨,以后将由王妃教习我等医学,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学生斗胆一问。”

“教习医学?”叶听雨听了哈哈一笑,摇了摇头,缓缓道:“此事你说对了一半。”

“一半?”赵思成一愣。

底下的学子们有看热闹的,有幸灾乐祸的,有迷茫不解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放在了叶听雨的身上。

“没错,一半。”叶听雨点点头,“我是来教习医术,但是不是教你们。”

轰!

众学子们顿时炸了天,这消息比要教他们医术还难以接受!

作为康都学院最优秀的学子,难道还不配学吗?

群情激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