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云开日月临青琐

2294 字
2016.07.23

夏至刚过,天气骤然炎热起来。像是要把前些日子的阴冷补回来一样,大太阳每日艳艳的照着,热辣辣的日光灼得人几乎不敢出门。

紫蕤的身体一天天以看得见的速度好了起来,众人都道是云开日出否极泰来,人人喜上眉梢。

自太妃出事之后,须弥峰上人人自危,习武练兵便越发勤谨起来。演武场上日日人满为患,众人已习以为常。这一日,群雄照旧聚在此处,相互切磋的、埋头苦练的、冥思苦想的……一派热闹非凡。

韵清扶着紫蕤走进演武场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番情景。

紫蕤轻笑道:“大伙儿愈发勤勉了,看起来,只有我一个人在偷懒呐!”

众人此时方注意到他二人到来,见紫蕤已能四处走动,人人欢欣不已。

张老七一路飞跑过来,伸出蒲扇般的一只大手,一把险些将韵清拍了个趔趄。见韵清咧了咧嘴,愤怒地瞪了他一眼,不由呵呵笑道:“门主你看,你这病了两个月,把我们铁打的十六妹都累得瘦成个麻杆儿了,轻轻儿拍一下都趔趄!亏得你好了,不然可要小心十六妹和凤姑娘两个人都不要你了!”

紫蕤见众人欣喜,亦觉心下明朗许多:“合着我病了这些日子,你们都等着看我热闹啊?亏我还怕你们忧心,巴巴儿跑来看你们呢!”

韵清嘻嘻笑道:“我就说不会有人担心你嘛,这会儿知道是自作多情了吧?”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穆羽因前几日晚间搜山时见了韵清疏离的神情,心下甚觉惴惴,暗想眼下无凭无据,原不该那般疏远她,否则日后水落石出时,只怕无法转圜。当下见她破颜说笑,忙也上前凑趣:“精灵古怪的十六妹可算又回来了,这两个月,真真是把大伙吓坏了。”

韵清岂有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是她向来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见对方刻意示好,也便不肯再计较,做个鬼脸道:“我吓唬你们了吗?我半夜到你窗外去扮鬼了,还是披张虎皮扮大虫了?”

十二姐冷萧萧一反清冷常态,出人意料地走过来拉了韵清的手道:“这两个月,我算知道小妹子之前为什么总笑个不停了。你不笑的时候,清冷冷的像是随时会飞到月亮上去的一样,真真让人只看着便忍不住要伤心起来了。”

她能说出这番话,完全出乎众人意料之外。韵清心下更是惊讶:“飞到月亮上去?十二姐把我当嫦娥了吗?说得神神道道的,好像我是怪物一样!看来我今后要做一个笑脸面具戴着,省得吓着了大家!”

紫蕤笑吟吟地看着韵清与众人说笑,只觉恍若隔世。这两个月里,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醒之后,失去了很多,但同时也得到了很多。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人总是在痛苦中成长的,母妃虽然去了,但自己该做的,不是沉浸在痛苦中不能自拔,而是坚强勇敢地活下去,替母妃活出一份幸福和安然。母妃不说,他也知道,她希望自己足够强大,可以保护自己不受皇兄戕害,可以保护她喜爱的韵清,保护她最终没能见上一面的未出世的小孙孙……

紫蕤仿佛可以看到,自己经历了一场痛苦的沐火重生。今后的自己,需要更清醒、更果断、更坚强。那个一味逃避的箫紫蕤已在那一场重病中死去了,重生的他,已有了足够的勇气,去应对生命中的惊涛骇浪。

韵清见他出神,撒娇似的摇了摇他肩膀:“想什么呐?是想着怎么把我扔到月亮上去,省得坏你的事吗?”

紫蕤早已习惯了她时不时的无理取闹,便笑着趣她道:“可不是嘛,成天被你闹得头疼,可以扔掉多好!”

众人正笑着,匆匆自外面赶过来的墨儿已笑道:“扔就扔了,可别扔太远了哈,没准有人会去捡回来的!您嫌她碍事,众位当家可保不准还是愿意有个调皮捣蛋的小妹子的!”

韵清愣愣地看着他,突然发现,这个乖巧伶俐的小书童,跟初见的时候竟有很大不同了。那时的他,是一个标准的小厮模样,惟命是从,忠心耿耿,只是偶尔才会流露出一丝狡黠。而如今,渐渐成长起来的墨儿举止之间竟隐隐有了些英气,混在群豪之中,竟也不显得很是卑下。尤其意外的是,他竟敢于开紫蕤的玩笑了,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变化呢?

紫蕤笑着招呼墨儿到自己身边:“你怎么匆匆忙忙的,方才是做什么去了?这些天都没见着你。”

墨儿躬身道:“左右闲来无事,小的这几日去把半年来在总坛出现过的人都查了一遍。”

韵清一向是好奇心最重的:“查什么?怎么查的?你是要捉鬼么?”

墨儿咬牙道:“正是。总不能便宜放过了贼人!左右贼人就在山上,如今确实出了事,也不怕说是信不过自家人了,干脆就彻查一遍才好!”

紫蕤闻言不由得感慨万分:“我竟是个废人了,这样的事,竟不若你想得周全。只是能到这边来的,当初就已严格审查过,如今又能查出什么来呢?”

墨儿递过一卷薄纸,道:“本来小的也这样想,不过是打发时间,聊以尽心罢了,谁料竟还不算是一无所获。”

紫蕤打开手中这张纸,看了看上面几个名字和简要资料,皱眉道:“这几个人,有问题?”

墨儿沉吟着点点头:“现下还不敢十分确定,只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您看,就像这一个,他只入门三个月,就因功升作了一支小分队的队长。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他当时被接引入门的原因是,父母家人先后被东家逼死,孤苦无依。他原来的身份是佃农!王爷您想想看,一个入门三个月就因作战勇猛而获得擢升的人,会是一个眼看着家人‘先后被逼死’而束手无策的普通佃户吗?”

听了他这番分析,众人不由得沉思起来。墨儿又指着一个名字道:“这一个更奇怪,他是小商贩出身,因被山贼抢了本钱,无路可走才入门的。这人入门两年以来,立过四次大功,如今手下管着两百多号人!我去问过他手下的人,个个对他佩服得了不得,说他武艺高强,机智过人。这就很奇怪了,一个走街串巷的小商贩,哪儿来的高强武艺?而一个有高强武艺,机智过人的豪杰,又怎么会被山贼抢了生意本,以致走投无路?”

紫蕤的神色渐渐凝重起来。看着这张纸上满满地列着二十几个名字,不消说也都是这般不合情理的了。想到自己竟浑然不觉地让这么多有问题的人渗透了进来,顿觉额头冷汗涔涔。

看来这须弥峰,是时候好好整顿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