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夜下密谈

2175 字
2017.08.09

面对父亲那疑惑不解的眼神,逆天麟笑而不语。

“麟儿,是不是你在······”

说到这里逆鼎玉停了下来,指了指自己房间的一面墙壁,意思不言而喻!

逆天麟点头一笑道:“不错,我正是从那里得到的!”

逆天麟嘴里所说的“那里”逆鼎玉当然知道指的是什么,正是家族的禁地——后山禁林!

逆鼎玉笑着点了点头问道:“对了,今天光顾着乐了,都忘了问你这段时间都在里面遇到了什么,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意外倒是没有,不过惊喜倒是挺多。不但在里面遇到了灵兽,还遇到了更加强大的······四阶灵兽!”

逆天麟本来是想说神兽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极天魔圣曾经叮嘱过自己不能透漏邪皇神宫的一切秘密,所以逆天麟也不好多说。

“你遇到四阶灵兽了?那有没有被伤着?”逆鼎玉有点紧张的问道。

四阶灵兽相当于一个战师境界的人类武者了,逆天麟只是战魂境界,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是高出他整整两级的四阶灵兽的对手。

谁知道逆天麟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逆鼎玉大跌眼镜。

“没有受伤,我一怒之下将它一剑斩杀了。”逆天麟的语气是那的平淡,似乎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但是这句话落在逆鼎玉的耳中就不再是那么回事了,四阶灵兽,那可不是一阶灵兽,并不是你随随便便想杀就杀的。

“麟儿啊,为父真的是不敢相信,这半个多月里你竟然会有如此大的突破,这让我真是有点不敢相信啊!”

逆鼎玉一阵感慨,回想一个月之前,逆天麟还只是一个战灵境界的修炼者,修为更是四年之内没有一点长进!

但是没想到一个月后的今天,逆天麟的修炼速度却在成几何倍的迅速增长着,这让逆鼎玉有点难以相信。

“对了麟儿,这次你进去之后该没有到死亡之谷里面去吧?”

“我······”

逆天麟有点犹豫,他不知道该怎么向他的父亲解释,想了想低声回答道:“我当时有点好奇,于是便去了父亲说的那个死亡之谷,只是没有进去,因为那里的确太可怕了,我只是踏进了一步,就被里面那强大的威压和战气重伤!”

“你······唉!我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千万别去那里的吗?你怎么就是不听劝呢,如果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逆鼎玉的情绪有点激动。

逆天麟有点惭愧的低下了头,“父亲,对不起,孩儿知道错了。可是我也是想看一下这死亡之谷到底有什么玄机,竟然会连父亲都不能靠近,所以才会忍不住前去查探一番。”

“麟儿,你不要怪父亲说你,那里的恐惧不是一两句能说得清的,总之你记住,以后千万别再去那里了,我不希望你再有什么事。”

“父亲,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这段时间我会好好准备一下即将到来的年终大比的。”

逆鼎玉点了点头,这次的年终大比是玄灵大陆上十年才进行一次的年轻一辈的修炼者比试。

所有参加的武者必须是十岁到二十岁之间的年轻修炼者,这是其中的条件之一,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要达到战魂境界。

这两个条件看似简单,但是能在十岁之内就突破到战魂境界的人几乎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逆天麟今年十岁,但是已经达到了战魂第七重的修为,放眼整个玄灵大陆,恐怕没有哪个年轻一辈能和逆天麟相提并论了。

玄灵大陆十年一次的年终大比是玄灵大陆上的最大盛事,每十年一次的大比都会吸引来数以几百万计的武者前来围观。

而且大比还会评出前五十名的人去地火剑窟试炼,最后通过的人就可以获得一把玄级九品灵器!

玄级九品灵器,那可是玄灵大陆上最顶级的灵器了!

整个玄灵大陆上根本就没有地级圣器,那是因为在整个玄灵大陆上根本就没有八阶炼器师!

想要炼制地级圣器必须要有八阶炼器师,而且还要更加珍贵稀有的材料才能炼制。正因为如此,所以玄灵大陆上才没有地级圣器。

放眼整个玄灵大陆,逆天麟所知道的七阶炼器师好像就只有那么一两个!

由此可见,炼器师在玄灵大陆上是多么的吃香。

炼器师的修炼难度比武者修炼更加的困难,不仅需要炼器师有足够的耐心和丰富的炼器知识,还要有足够的钱和材料,不然光有理论没有实践是根本不行的。

很多炼器师没有天赋的话,可能终其一生都不能突破,由此可见是多么的残酷!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使得整个玄灵大陆上的炼器师比一般的战皇高手还要尊贵!

很多大型的家族,像逆氏家族这样的大豪族都不一定有一个五阶炼器师,但是却会有着两三个战皇高手,由此可见炼器师吃香到了何种程度!

“麟儿,到时候参赛的武者肯定都是数以万计的,所以到时候你能不能在人海之中脱颖而出就要看你的实力了。”

“我知道父亲,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因为我还有一样好东西。”

说着逆天麟笑着拿出了一把通体雪白的长剑放在了逆鼎玉的面前。

逆鼎玉瞳孔一阵猛缩,失声道:“玄级六品灵器!”

逆天麟点头笑道:“不错,正是玄级六品灵器 !”

“天呐,麟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竟然是玄级六品灵器。”逆鼎玉欣喜若狂,拿在手上不停的抚摸着,就好象在欣赏一件宝物一样。

逆天麟笑着道:“这是我在我的储物戒中找到的。”

“储物戒 ?”逆鼎玉说着朝逆天麟的手指望去,这一看之下才发现逆天麟手指上戴着一枚质朴细腻的黑色储物戒。

“这是我在那里面偶然间得到的,这枚储物戒是父亲给麟儿的,现在还给父亲。”说着逆天麟将他在进入禁林之前他父亲给他的那枚储物戒还给了他的父亲。

逆鼎玉接过储物戒戴在了手上,眼中尽是无尽的震撼。

他没想到逆天麟的福缘竟然如此之好,进去一趟竟然会收获到这么多的宝物,这让逆鼎玉很是诧异。

突然,逆鼎玉好像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疑惑的问道:“麟儿,这储物戒是要有口诀才能够打开使用的,你是怎么打开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