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灵罗使者

2059 字
2017.08.09

逆鼎玉的思维终于回到了现实之中,他满脸凝重之色的看着面前一脸惊讶的逆天麟道:“麟儿,为父告诉你这些是为了让你知道自己肩上的重任,你可千万要小心啊,不要沾染任何带有魔性的东西!”

逆天麟点了点头道:“这就是父亲亲自毁掉家族里具有魔性功法的原因吗?”

逆天麟记得,他的父亲曾经亲自毁掉了家族祖传秘籍里的所有带有魔性的功法秘籍,原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逆鼎玉点了点头,“是的,为父就是怕你有一天会接触到这些带有魔性的秘籍,从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将这些秘籍亲自销毁了。虽然这些功法只是有一点魔性,但我还是不太放心。”

逆天麟的心里一阵感动,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而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父亲,你放心,天麟一定会谨记您今晚跟我说的这些话的。”

“嗯,你记住就好,对了,现在你已经是战灵第七重境界了,这一个月里你要好好的潜心修炼,争取在一个月后突破到战魂境界!”

逆天麟眉头一皱,“父亲,你就这么相信我能在一个月之内突破到战魂境界?”

逆鼎玉站了起来笑着道:“如果说,在整个东灵大陆上还有一人能够在一月之内突破到战魂境界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你!”

逆天麟点了点头道:“父亲,我明白了,孩儿一定会好好修炼,争取在一月之内突破到战魂境界,代表家族参加东灵大陆的比武大会。”

“嗯,父亲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从明天起,你就进入到咱们家族后山的那片禁林之中进行修炼吧!”

逆天麟心头一颤,惊声问道:“什么?后山禁林?那不是只有历代的家主才能进去的吗?我听说禁林的最深处可是有着极为强悍的灵兽啊!”

逆鼎玉点头一笑,“不错,为父就是要你去禁林之中去磨练修行,只有那里面才是你最好的历练修行之所!”

“可是父亲要怎样跟家族里面的人交代啊?”

逆天麟记得,这片禁林只有历代的家主才能进去,其余任何人都不得进入修行。

逆鼎玉仰头叹息一声道:“你放心,父亲自有办法让你入后山禁林!”

夜,还是那样的寂静。

在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巅之上,一座气势宏伟的宫殿坐落在这里,宫殿富丽堂皇,宏大而庄严,给人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宫殿深处的一张座椅上,一个中年男子一脸煞气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一个黑影凭空出现在中年男子身前的大殿里。

“属下参见门主!”黑衣人单膝跪地,一脸尊敬的向座椅上的那个男子施了一礼。

“起来吧,我让你查的事情有音讯了吗?”中年男子一脸的慵懒之色,眼神微闭,轻声开口问道。

黑衣人的身体没由来的一颤,低头答道:“回门主,小的没用,还没有查到那道血色红光来自哪里。”

座椅上的中年男子轻哼一声,地上的那个黑衣人吓得满头冷汗,身体已经在剧烈的颤抖着。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中年男子还是微闭着双眼,语气淡漠的不带有一丝情感。

“谢门主不杀之恩!”

黑衣人如蒙大赦般朝中年男子叩了一首,便朝门外退去。

黑衣人的左脚刚刚跨出大殿的门槛,只听“嘶”的一声轻响响起,黑衣人便直接化为一蓬血雾,尸骨无存!

“哼,我从来不会养一个废物在身边。”

中年男子睁开了眼睛,寒光四射,杀气凛然!

“门主,您为何这么急着想知道白天里那道红光的来源?是有什么事情吗?”一个满脸冷峻的男子出现在了中年男子的身旁,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

中年男子转过头看了冷峻男子一眼,面露思索之情,良久之后才说道:“今天早上我正在练功,突然感觉到东灵大陆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波动。东灵大陆距离此地有千里之遥,可是我却清晰的感受到了这股力量的波动!”

中年男子说完后面带惊疑之色,“我想了好久也想不起来东灵大陆何时有着这样一位强者的存在,所以,我就派探子前去查看,没想到竟然一无所获。”

中年男子叹息一声,走到大殿外面的石阶上,仰头望天,神情一片肃然。

“到底是谁?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波动,而且那力量之中竟然还带着一股王者之气,老夫真的是很不解啊!”

看着中年男子那紧皱的眉头,冷峻男子走上前来道:“门主莫要担心,明天我就前往东灵大陆一探究竟,希望可以一解门主心中之惑!”

中年男子回过头一脸笑意的点了点头道:“嗯,雷鹏啊,你作为我们灵罗门的使者,你做事老夫当然是很放心的,只是我们灵罗门现在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啊,这件事情我还是交给别人去办吧。”

被称作雷鹏的冷峻男子眼里露出疑惑不解之色,“门主,我们灵罗门乃是整个玄灵大陆的主宰者,东灵、南灵、西灵、北灵四大陆都唯我们灵罗门马首是瞻,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话是这样说,但事情到底会发生什么变故我们谁也说不清。我们灵罗门统领整个玄灵大陆上百年,但是还是不能完全掌控整个玄灵大陆,只能说是以强大的武力来牵制而已,所以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啊!”

“门主不用担心,雷鹏既然作为灵罗使者,理应为门主分忧,雷鹏定当一直追随门主左右,万死不辞!”

雷鹏顺势拍了一下马屁,拍的可谓是恰到好处!

果然,中年男子在听到雷鹏的这句话后一阵开怀大笑,显得很是高兴。

“谁?”雷鹏突然一声厉喝,身影化作一道残影向大殿的一角飞去。

“你是何人,竟敢夜闯我灵罗门?”雷鹏隔空一指对面的黑袍人冷声喝道。

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任何的惊讶之色,好像对这件事情一点也不担心一样。